资料专区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学习 > 资料专区
谁来引领智慧产业
发布于:2014-08-18 10:34:37

  “移动互联网时代”的特征是“无所不连”。连接与交互产生智慧,可称之为“智业时代”。智业时代的特征是去中介化,用户与产品直接相连,这意味着公司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本身,就是最好的广告。


  具体而言,就是产品要“直指心智”,要直接与用户形成情感交互、梦想交互。不论苹果还是特斯拉,他们的产品会说话,他们的产品有思想,他们的产品人格化,最终,他们的产品就是媒介。


  说的绝对一点,在“智业时代”任何一家公司都是一个媒体,品牌的虚拟价值与产品的实际价值,已经融为一体、不可分割。


  如果把产品和服务看做公司的躯干和四肢,品牌就是让公司起飞的翅膀。没有品牌价值的附着,公司的创业路途是艰难的,它可以在地上爬行、小跑;而有了品牌价值的提升,它就可能奔跑、飞翔。


  进一步说,乔布斯和特斯拉的故事,应该让中国公司警醒。必须认识到,头脑的竞争正在取代肢体和肌肉的竞争。在今天,企业赢得未来的方法已不是简单地卖体力,而是靠灵感、创意和恰如其分的完美设计。


  从这个意义上说,不能仅仅依靠廉价劳动力的“比较优势”,而要真正诉诸技术和创意的“创造性对抗”,这才是智业时代竞争制高点。


  有营销业人士把“苹果”产品同美国哈雷摩托车相比。这家摩托车制造商出售的不仅是一部机车,而是一种能力——它能让身穿黑色皮衣的43岁的会计师,驾驶着轰鸣的钢铁电驴穿越无数的边陲小镇,甚至让人感到恐惧!销售人员的一句口头禅是:您购买的是一种“反叛的生活方式”。


  “苹果”系列产品也达到了其他生产商完全不同境界——Think Different(非同凡想),它为用户提供了一种“另类的文化和生活体验”,让一个普通的电脑门外汉拥有“设计师”、“创意家”的感觉。整个“i”系列,都沿着乔布斯的一贯思路,是通过全新的未来体验来影响用户的心智。


  马斯克同样,购买特斯拉不仅仅是拥有一部电动汽车,它变成了挑战未来的极客文化的代名词和身份象征。


  这都说明,智业时代的产品必须在极致体验的基础上,被赋予强烈的情感诉求,甚至要变成有思想、有价值观的“活的灵魂”。


  今天,传统互联网巨头(BAT)纷纷O2O,从线上走到线下。可惜他们的目标,更多是“占地盘”,维护既得利益。小米手机等新贵,利用“互联网思维”的噱头抢到第一桶金。但通过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“参与式营销”攒足巨量粉丝,让屌丝用户变成“发烧友”,这还是对苹果手机的低端模仿。


  锤子手机、黄太吉煎饼虽然短时期吸引了用户眼球,但其内在的文化底蕴和品牌竞争力还非常单薄。其他传统行业和传统公司,则缺乏积极有效的商业实践。


  从智慧产业的落地项目看,多数与建设智慧城市有关。全国已有两百多个城市提出要建智慧城市,这一概念曾被资本市场追捧。但眼下问题暴露比较多,或者是“贪大求全”的布局导致重复建设,或者是偷换概念让智慧城市只停留在“纸上谈兵”阶段。


  今年年初,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公开说,智慧城市现在更像是源于IBM的一个“营销概念”,走了很大的弯路。他说:“不是解决问题的一个产业、一个概念或者一个新的科技是多么的愚蠢……这一次中央城镇化会议很明确提出‘问题导向’,能解决城市问题的政策措施就是好智慧,不能解决的就是白智慧、瞎智慧、空智慧。”


  应该说“大拨儿轰”的智慧城市建设第一阶段已经结束,这一阶段注重投资、注重技术更新,相当粗放;第二阶段,需要精细化管理和商业模式创新,特点是注重内涵、注重细节、注重解决实际问题。


  工信部专家王建平认为,如今拿到智慧城市第一桶金的,只是些技术开发公司,比如通信、IT、安防、咨询类等公司,而智慧城市的市场爆发期一定源于“商业驱动”,“等一大批第三方平台运营企业成功挖掘出商业价值,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,培育出各类创新业态”,这才是智慧城市的魅力所在、机遇所在。


  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方法同时存在着。特斯拉提供的“药方”——纯电动互联网汽车,以及马斯克的一系列创新案例,都是解决后金融危机时代“美国病”的方案;而在中国,智慧城市本质上要解决“城市病”,要解决高速城镇化过程中的各种“并发症”,这需要“中西医结合”方案。


  因此,治疗“城市病”就是要抓住政府管理、企业运营以及用户日常生活中,那些让人感到不舒服的“痛点”,提供有效解决方案,提供合理的“药方”。


  这里归结为“智慧产业到底为谁服务”的问题,说白了还是“为人民服务”,为最终用户、为广大市民、为普通老百姓服务。不能落实到这个层面,再高超的技术、再先进的理念都是“瞎智慧”。


  智慧产业,就为了解决民生“痛点”,它不只是一个概念。就像我们对移动支付行业的定义是“少排队、多省钱”一样,智慧生活、智慧产业不一定非要“高上大”,反而更应是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”,是为了改善和提升普通用户生活品质而来的,是“随风潜入夜、润物细无声”。


  本质上说,也只有通过商业化解决方案,整合各类资源,能够提供货真价实的产品与服务的公司,才能真正深入人心,产生良性的口碑效应,广为认知和传播,并最终创建一个“智业时代”的领导品牌。


  智业时代的创造性对抗,是智力资本的竞争,归结到最后,是文化的竞争。诉诸文化竞争的商业,肯定改变世界。这才是以“非同凡想”著称的乔布斯以及马斯克最本质的精神元素。


  事实上,人类文明步入智业时代后,智能手机不过只是眼下能看到的第一个小玩具。基因技术、纳米工程、人工智能以及航天产业,在很多方面我们还处于所谓的“奇点前夜”,人类通过科技跃进引发智能革命所带来的神奇之旅,才刚刚开始。


 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。在这个关节点上,可能恰恰需要一场智慧产业的思想革命。就像美国科幻小说家威廉·吉布森所说,未来早已到来,只是还未普及。


  商业史的演进反复证明一个道理:“后来者为王”。只有那些没有思想包袱的创业型企业,才敢于抓住产业大转型的时间窗口,从解决用户的痛点入手,果断地、快速地抢占市场先机,进而开创一片蓝海。


  对中国本土公司而言,内部发展的压力,与智慧产业方兴未艾这一巨大的外部想象空间,都可以转化为强大的动力,激发新的梦想和新的实践。中国超过十三亿人口的社会,政府、企业需要智慧升级,广大用户渴望智慧生活,这个市场只能比美国更大,不会比美国更小。


  因此,在智业时代,一定会孕育和孵化出一批了不起的本土公司和品牌。谁先跑,谁就可能抢得先机;谁跑得又快又稳,谁就可能是领导者。


400-6688-321